首頁 > 開心 > 笑話 > 正文

你這么辛苦地爭對錯,就是為了把愛干掉?
更新:2018-09-28  編輯:小編  來源:本站整理  人氣:加載中...  字號:|
標簽: 到小美人魚交通   百度搜索 海軍活抓美人魚



1為什么那么在意對錯?

 

有一次周末做地鐵,等車的時候看到一對情侶在爭吵。

 

男方說,“我經常走這個路線,聽我的沒錯,如果按照你說的倒3號線,會饒很大的彎,多走半小時啊!”

 

女方說,“你說的不對,我昨天都查過了,換乘3號比你說那條線要近。”

 

兩人都很生氣,都認為自己說的對,看到附近有個值班的大爺,他們就過去問那個大爺:“您說我們說的路線,哪個更近?”

 

大爺看了看女生陰暗的臉色,說,“小伙子,你要是想少花時間,走你說的路線,你要是還想要女朋友,就走她說的路線。”

 

我們常說,感情里沒有對錯,但是現實中往往相反。

 

我們經常聽到:

“你看,我早就說過該這樣做。”

“你這種想法就是幼稚。”

“三四十歲的人,連這個道理都不懂”

……

 

現實生活,充滿了對與錯。可是,我們為什么愛爭對錯呢?

 

在情感中,女生有時候會認為,你聽不聽我的,代表你在不在乎我。

 

另外,我們之所以要爭對錯,根本原因在于,我們無意識把“我的觀點”等同于“我們本身”。

 

如果我的觀點錯了,意思就是,我錯了。

 

但是,我是錯的,這是對自我的一種極大否定,對自我的存在感的一種抹殺。



 

張女士每次給丈夫提建議之前,忍不住都會加一句:“你是不是傻啊”“你沒腦子嗎”,然后才開始表達她真正想建議的事情。

 

當然,張女士的丈夫聽完之后,自然會火冒三丈,肯定不會接受她的建議,會抗爭到底,哪怕張女士建議是正確的,也不會接受,因為接受了,就等于自己“傻”“沒腦子”。

 

在講話中,充滿對錯之分,無意中流露出我們的優越感——我比你聰明。對方很自然,會感受了一種被挑釁,不被尊重,被否定。在這種語氣中,對方很難作出任何的退讓。任何的退讓,都威脅了自身的存在感。

 

那如果我們對話中,把人與事分離,不再爭論對錯,比優越感,情況會完全不同。

 

曉夢和他的先生,是一對非常恩愛的夫妻,在多次交往中,發現曉夢說話有個特點,就是她的先生說話時,再不合理,她都能看到先生的合理性,會去確認先生的感受,這當然給了先生一種很大的存在感。曉夢再來分享自己的建議的時候,這個時候先生就會很容易接受。

 

你的溝通模式,是否讓對方感受到被指責或被要挾,你是否將對方的觀點,連同對方本人一同否定了呢?還是說,在溝通模式中,充滿著尊重、理解和商量的態度呢?

 

另外,如果你是“錯的一方”,如果我們能把“我們的觀點”,同“我們本身”分離開來,那當我們的觀點被指認“錯”的時候,我們的自我會不會感覺好一點?

 


2對錯背后是控制欲


 

 

對錯背后,是控制的欲望。

 

即,我不允許你做自己,你要做我要求的你。

 

我們在找對象之前,常常聽到別人這樣問起,“你想找個什么樣的?”于是,你仔細想了想,我想找這樣,這樣,這樣的。也就是說,在你遇到某個人之前,你的心底,是有一個理想伴侶的形象的。

 

當我們和一個陌生人相遇、相戀,一切看似那么美滿,就像遇見了命中注定的那個人。接著結婚,生子,在一起越來越久,越來越熟悉,然后,你發現,這個人怎么有那么多讓人討厭的地方,這個人怎么跟我當初想象的不是一個樣子,于是你會說:

 

“當初我找TA,真是瞎眼了”

 

“TA說過要改要改,這么久從來都不改,還是老樣子”

 

你心里的理想伴侶,逐漸不那么理想了,TA的真實的樣子,一點一點地浮現在你眼前,似乎,你越來越不認識這個人了。

 

到底是這個人變了,還是,你從一開始,就不曾看見真實的TA?

 

即使,我們看見了對方真實的樣子,我們又是否尊重了TA本來的存在?

 

當真實的形象逐漸浮現出來,我們下意識地會想要打壓這個真實的樣子,我們焦慮著“你怎么能按著我期待以外的形象發展呢?這簡直太可怕了”于是你感受到失控,越來越強烈的失控感,你會想“我可不能軟弱,我要改變TA,讓TA變成我所期待的樣子!”

 

這其實也是變相的,我是對的,你是錯的。

 


3真實的關系才是最好的


 


我們為什么結婚?


為什么需要親密關系?

 

溫尼科特認為,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個能量泡,這個能量泡需要不斷伸展,與萬事萬物建立著很好的連接……

 

而很好的連接,必須建立在真實的基礎上。因為,只有真實,才會有能量。而當我們企圖改變伴侶,伴侶就被物化,并非真實。

 

在真實世界的連接中,我們感受到了彼此的存在。在親密關系中,這種存在被強化,我們的存在,變得獨一無二。與真實世界的連接,是我們所有能量的來源。

 

小美跟先生談戀愛的時候,感覺先生非常體貼、寬容、成熟,并且從來不發脾氣(小美最看重的一點)。兩人彼此傾心,很快便結婚了。但在后來的相處中,丈夫發了兩次脾氣,把小美嚇壞了。

 

“他那么溫柔、成熟,怎么可以發脾氣呢!”她傷心地說到,“他發脾氣的時候,我感覺整個天都要塌下來了。”

 

我問了一下原因,原來小美花了800元,給先生做了升艙,而先生卻在登機的時候,把座位換回原來的座位,這樣就可以和小美坐在一起。

 

“我當時看到他不打招呼就把座位換回來了,我就說了一句——你知不知道那800元是不能退的!”小美繼續解釋,“他居然氣急敗壞地吼我說——我不去了!你自己去吧!祝你玩得愉快!”

 

小美的先生,從期待的先生-“從來不發脾氣”變成了真實的先生-偶爾,也是會有脾氣的。“真實先生”的出現,粉碎了她對“完美先生”的印象。

 

那么,如何放下期待,看見真實的伴侶、接納真實的伴侶呢?最重要的一點,就是卸下防御。防御是什么?狡辯是防御、指責是防御、否定是防御,防御有很多不同的形式,但只要不以真實分享自我感受,尤其是脆弱感受的,都是防御。



 

如果小美能夠放下指責,坦白分享感受:自己很心疼800元,但是能夠和先生坐在一起也是很開心的。這樣,一場爭吵,會不會就可以避免呢?

 

如果小美能夠意識到,完美的先生,也是一個人,在受到指責的時候,也會生氣,也會有點小脾氣,能夠接納這種真實,而不是要求先生做到“不發脾氣”的完美,會不會,感覺也會更好一點呢?

 

我們并不是真的想要指責伴侶,不是嗎?我們只是感受到了一種焦慮和恐懼。在焦慮什么、害怕什么,分享出來,讓伴侶理解你的感受。

 

如果TA愛你,會去照顧和呵護你的感受,如果伴侶無法滿足這個想法,那也并不是伴侶的過錯,不是嗎?

 

也許你會說,如果分享感受、坦誠脆弱,對方會不會嘲笑我、看不起我?

 

人與人不同,卻又相同,有共同的人性,比如,害怕被拋棄,害怕不被認可,害怕失去,等等等,當你分享這些脆弱但真實的感受的時候,也許你的伴侶沒有經歷過你的經歷,但TA一定經歷過你正在體驗的悲傷,你們受傷的感受,從某個角度講,是相通的。

 

當彼此感受到理解,感受到相通,親密關系才會加深。有了真正的親密,真正的連接感,才能消除我們的焦慮,才能消除因焦慮延伸出來的控制的欲望——想要改變對方、或者對伴侶很挑剔。(來源于網絡)


 
<< 返回首頁 購買  更多 >>
 

相關的內容:

阿飞六合图库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