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開心 > 笑話 > 正文

家暴的男人,想辦法救救你們自己吧
更新:2018-09-29  編輯:小編  來源:本站整理  人氣:加載中...  字號:|
標簽: 洗了   百度搜索

那個什么勵上至合,不對,是“至上勵合”組合中的劉洲成,如果不是因為家暴被老婆曝光,我還真對這號人物全無印象。



我以為可能是我跟不上時代了,虛心請教了身邊年輕一點的同事,都表示紛紛搖頭,“不認識,18線的小明星吧。”


劉洲成的妻子林苗在微博公開發布離婚聲明,說自己在孕期和坐月子期間,先后被劉洲成家暴了6次。家暴后劉洲成道歉,兩個人離婚又復婚,結果還是照打不誤,甚至打到林苗小產。



朋友說,看這廝的照片,陰柔得一塌糊涂,居然也能打老婆。我說家暴和長相沒什么關系,我認識一個男人,小個子,很瘦,貌不驚人,性格靦腆,有時候見人多還臉紅,怎么看都是個沒有威脅感的人。但了解他的都知道,他打老婆,而且下手沒有輕重。


一旦家暴事件曝光,就有人提醒廣大女性,要小心家暴男。


其實很多家暴的男人,臉上都不刻著字,相反,他們開始往往都很有隱蔽性,他們會表現得比一般男人更溫柔更體貼,他們會像追逐獵物一樣,用最大的耐心追求女性。


因為一切都不是出自本心,反而看起來更完美。


長期家暴的演變,都是逐漸開始的。


他們會一點點試探女人的邊界,掂量著女人的承受能力,比如先是口頭上的辱罵,行動上的推推搡搡,或者某次爭吵中突然動手,事后會用,“我失態了”、“我喝酒了”、“我實在是太沖動了”,來為自己做解釋。


這是一個溫水煮青蛙的過程,女人還沉浸在過去的那些柔情蜜意當中不能自拔,“他對我那么好,怎么舍得動手打我呢?”所以一旦男人道歉、發誓、哭泣、下跪,女人就會原諒他們,相信他們可以改變,期待著重回過去的好日子。


有些男人的確可以改變,他們對于家暴沒癮,只是暫時情緒失控,或者修養不夠。另外,有些夫妻之間的暴力,屬于互毆,女人把男人打得很慘的也不是沒有。


而真正的家暴男,是很難改變的,他們像嗜血的野獸,一旦見了血,聞到了腥,就回不去了。



社會上對遭受家暴的女性的保護措施已經逐漸開始健全起來。隨著女性的獨立性的增強,她們對于家庭暴力的容忍度越來越低,這是好事,是社會的進步。


但施暴的男人呢,他們是犯罪者,也是一些值得人同情的可憐蟲。


如果說,受害的女性在社會的幫助下還有逃出生天,重新贏得幸福的機會,而這些家暴的男人,他們打出去的每一拳,其實都落回到了自己身上,將自己的生活,擊得粉碎。


比如劉洲成,老婆本來就是白富美,養好了病,治好了傷,離婚了照樣過得好。他呢,本來就是一個18線的小明星,一場家暴就把好不容易積累出的一點人氣敗光了,徹底毀掉了他本來就不咋樣的事業。還夢想超跑豪宅呢,都沒戲了。


生活中的很多家暴男,年輕時仗著自己的胳膊粗力氣大,打老婆虐孩子,到了晚年,無不眾叛親離,晚景凄涼。誰讓他們活得像野獸,只信奉暴力,就像猴群中的老大,年老力衰的結果就是被整個群體淘汰。


家暴問題,男人是源頭,女人是受者。我們要教會受者反抗,更要幫助男人中止暴力的源頭。


家暴男分為幾種類型


 

一種是有男性至上的心理


他們絲毫不尊重女性,把女性看作是男人的附庸,認為暴力可以展現自己的力量,實施對女人的控制權;


 

一種是精神上的loser


即使他們學富五車,或者是社會認可的精英人士,在骨子中,他們都是失敗的、自卑的、沮喪的,他們在社會上往往循規蹈矩,只在自己認為最安全的弱者身上施暴,暴力是他們用來維護自尊的手段;


 

一種是有人格障礙


那些患有極度偏執型和沖動型、分裂型人格障礙的人,他們無法處理正常生活矛盾,總是認為自己被攻擊,對自己的行為缺乏控制性、不可預測性,經常伴隨突發的暴力傾向;


 

一種是父母家暴的受害者


他們幼年就有被家暴的經歷,暴力令他們內心中充滿憤怒,也成為他們認可的一種人際關系處理方式;


 

一種是長期酗酒、吸毒、有精神病史


這類人是真正的病理意義上的病人,大腦和神經遭受破壞,喪失了自控能力,屬于完全無理性的暴力。



講真,家暴男們,一旦發現自己有家暴的傾向,發現自己忍不住去傷害自己愛的人,后悔、愧疚,卻又停不下來,那么去看病吧,看看心理醫生,尋找專業幫助,了解自己哪里生了病,救救你們自己。


因為你們傷害了女人,其實也是在毀滅自己。


暴力不會讓你們快樂,只能讓你們獲得暫時的強大,然后你們還是要與隱藏在心里的憤怒和痛苦作戰,你們依舊墮入在黑暗的噩夢中,整個世界像一堵墻一樣,橫亙在你面前,阻擋著你去向溫暖的地方。


暴力所帶來的快感并維持不了太長時間,你們會在一次次的重復暴力中重復著爽與罪的煎熬。


你們不斷騙自己,“我打你,是因為你該打,我動手,是因為有理由的。”你們為自己創造出暴力的邏輯,以為這樣就可以心安理得。但你們自己很清楚,社會上那么多可恨的人,該打的人,你們為什么不對他們動手,為什么遇到強權和無賴,你們會馴服得跟孩子一樣。


你們知道,自己只是懦弱,只能選擇在婚姻這樣私密的關系中,在世人看不到的隱蔽角落里,向在肉體上比自己更弱小的妻子、孩子施暴,徒有虛表的強勢,這樣才能感覺自己是一個勝利者。


家暴的男人,你們更可憐。


你們不相信愛,除了暴力,你們不知道自己應該用什么樣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真實感受。但暴力,讓依賴、信任、溫柔距離你們越來越遠了,卻讓你們離魔鬼越來越近,你們站在地獄邊緣,凝視魔鬼,直到最后,你們徹底合為一體。



美劇《犯罪心理》中有形形色色的變態,很多心理扭曲的人都有原生家庭的不幸。


有一集,組長亞倫審訊一個幼年遭受父親暴力而當了連環殺手的男人,他說,有些人的確會因為曾經被施暴,而最終變成施暴者,這是他們發泄憤怒,感受自我存在的方式。但并非全都是如此,“還有一些人,”他說,“則變成了抓你們的人。”


亞倫童年也有這樣的經歷,但他依舊心存良善,化身正義使者,懲罰和制止傷害他人的那些人,這樣才能體會到真正的強大,也才能真正淡化過去的傷害。


所以,其實我們所有人都是選擇的,不幸并不一定直接引向不幸,痛苦而也不一定直接點燃痛苦,在你懂得自救之前,從來都沒有上帝也沒有救世主。(來源于網絡)


 
<< 返回首頁 購買  更多 >>
 

相關的內容:

阿飞六合图库彩